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大肚婆記事 07/12/24

這一天,12月24日的凌晨三點半左右,我恍恍惚惚由睡夢中轉醒,
感覺到下身似乎有液體緩緩流著,便起身到洗手間觀看。

淡淡粉紅色的,無味的液體,溢滿了護墊之上。

看到的一瞬間,所有的睡意都消退了,
我躊躇著,毫無經驗的我無法那麼確定是否是羊水破了,
儘管,以我在網路上所學習到的知識,這似乎是八九不離十。

回到房間開了燈,叫醒了老公,告訴他這件事,
他一下子就從床上跳了起來,問著真的嗎?不是說沒有這麼快嗎?

我站在床沿想了想,又走了幾步,明顯感到液體由身子裡流淌出來,
為了寶寶好,我們當下決定先到醫院一趟再說。

我嘆息著,羊水先破了,看來是沒有時間讓我先洗頭沐浴了,
與老公梳洗換衣,幫那隻像孩子一樣的黏人貓倒滿了飼料與水,
老公撥了電話叫了計程車,拎起早已備妥的行李出門。

四點出頭,外面的天色尚暗,轉冷的天氣還飄著點點細雨,
車子很快就來到,我們直奔台大,到了急診先上五樓產房確認是否羊水破了。

此時,約略是凌晨四點半。

護士小姐要我躺下讓她檢查,也催促老公下樓辦急診的掛號手續,
半夜的待產間冷冷清清的,份外安靜,護士確認羊水破了之後,
幫我在腹部綁上兩台監測儀,一個是監聽寶寶心跳,一個是觀察我子宮收縮的情況。

因為羊水破了,通常要在24小時內把寶寶生下以策安全,一定是得留院待產的,
但是還得看看我目前的宮縮狀況以評估催生劑的用藥時機。

由於宮縮得觀測個幾分鐘才能確定頻率,護士小姐幫我做了內診看子宮頸開口狀況,
內診不至於疼痛,但實在不太舒服,我憋著氣忍著,小姐告訴我,現在只開了一公分。

我心底小小地緊張一下,一公分距離進產房五指十公分還有不小奮鬥的空間,
心想著,平時雖會抽空散步,但骨盆運動才做了三天,我的青蛙蹲還沒開始呀!
生怕,超過了24小時,不但痛過了自然產還要在肚皮上挨上一刀。

護士告訴我,目前宮縮是每三分鐘一次,
要我稍候,等等會有住院醫師來幫我照超音波看寶寶情況。
她一邊幫我做著基本資料的填寫。完成後,由急診部上來的老公,則由她領著去辦住院手續。

雖然宮縮已經每三分鐘一次,但我並沒有疼痛感,只是肚子硬得像個球似的,行動不便。

沒有多久,一個年輕的略帶睡意的女醫師來到我的床邊進行超音波檢查,
她轉動著儀器,略略皺起眉頭,我看著螢幕,她似乎是在找尋寶寶的頭部,
我問道:「是不是因為頭部太低了,照不到頭圍呢?」
輕聲對我說道:「羊水都流光了,超音波很難照到。」
我又問:「那寶寶的胎頭降下來了嗎?」
由於產檢時醫生說胎頭還不夠低,我實在擔心若胎頭未降下來,那產程勢必延長。
她回答我:「胎頭一直很低,當然已經降到骨盆腔了。」

我心中的大石略略放下。由於確定待產,護士小姐要將我轉到待產室中。
那是在產房前的一排病床,以布簾隔間。我在第二床的位置,目前只有第一床有產婦待產。
護士小姐要我先去解手,等到上了待產床,我就只能留在床上不可以下來囉。

老公辦完手續填完資料,護士小姐幫我重新安裝好兩個儀器,並打上點滴。
她說,護理站會監測兩個數值的狀況,有什麼問題隨時告訴她們。

於是,我就展開了我漫長的待產時光。
整個待產間很安靜,只有護士及隔壁床夫妻偶爾的交談聲而已。

老公靜靜坐在我身邊,我要他先睡一會兒,接下來的時間可是很折騰人的,
我也閉上眼睛,趁著陣痛不劇烈的時候養精蓄銳,
心裡默默唱頌著密集嘛,祈求生產過程一切順利圓滿。

約莫五點多開始,陣痛的感覺漸漸明顯,但還在可以忍受的範圍,或許還可說是很輕微的,
此時的陣痛像浪潮一樣,緩緩地升高疼痛指數,到達頂峰只有那一瞬間,便又緩緩退去。
我閉著眼睛輕握住老公的手,他看著儀表上的指數,疼痛的高點,約略是一百出頭。

七點多,待產間的人聲越來越多,護士也進行交班。

擔心這星期幾件棘手工作的我請老公幫忙發了簡訊給同事,請她回電,
又怕後面陣痛來得太快,我請老公要來紙筆,草草寫下交辦事項,
萬一陣痛痛得我開不了口,還有老公可以代我轉告,
八點時,也分別通知雙方長輩我已經住院待產的事情。

時間就在一波波的陣痛間流逝,九點多,接到我手機簡訊的同事打電話來,
此時陣痛雖然略微加劇,但仍在可忍受的範圍,
我吸著氣忍著痛,迅速將事情交待完畢,再度閉上眼睛休息。

不久,我的產檢醫師來到床邊看望的我狀況,
她感到有些驚訝,直說怎麼這麼快,我苦笑著,心想孩子的選擇果然是很難預料的。

因為擔心膀胱過度脹尿影響到產程進展,護士小姐要求我們至少兩到三小時要解尿一次,
在床上不能動彈的我,便溺之事也只能勞煩老公。

閉著眼睛的我卻怎麼也無法入睡,
我想,在陣痛來襲一波又一波的攻勢下,要入睡本就是難如登天吧?(笑)

隔壁床的產婦有著溫柔好聽的聲音,從她與她先生的談話中了解,似乎在學校任行政職,
她的預產期與我很接近,1/13,一點多破水住院,
看來,我們兩人的寶寶都很有自己的主見呢!也有幾分同病(?!)相憐的景況。

將近十一點時,護士進來表示,我宮縮的頻率有拉長的跡象,
檢查了我子宮頸開口狀況,只有一指多一些,
由於要維持三分鐘宮縮以確保產程能順利進展,她在我的點滴裡加了催生劑。

十一點多母親撥了電話來,關心目前的狀況,
聽到半天多過去了,卻只開了一指多,不免擔心起她的女兒得挨上剖腹產的那一刀。

加了催生劑之後,陣痛果然是越發劇烈與頻繁,但仍在我忍受的範圍內,
我可以感覺到,隨著一波波陣痛,寶寶漸漸地被往下推擠,
也因為寶寶壓迫太久,我無法自行解便,只好勞煩護士小姐導尿,以免延後產程。

十二點時老公買了午餐給我補充體力,但此時的我一點也不感到饑餓,
聞到食物的味道雖不至於作嘔,但實在食不下嚥,
可是為了保持體力,還是要老公買了白土司果腹,
一口一口吞嚥著,我想我吃下的,也許不及一片土司的量吧。(苦笑)

就在我努力忍著陣痛的同時,我想寶寶也在努力忍受著推擠的壓力,
只是,我想有些舊有的習慣實在難以拋開,我感覺到在骨盆腔裡的寶寶,
正一下又一下地震動著,就是他平日打嗝的頻率。

我輕輕笑了,想來這小傢伙,還是忙中有閒嘛!還能吞嚥已經漸漸稀微的羊水。

自從臥床後,羊水流出的速度就減緩許多,大半天過去,我的看護墊仍未濕透,
但漸漸地,有血絲滲出。下午兩點多時,我感覺到寶寶的頭似乎來到子宮頸。
由此時開始,疼痛較先前加劇許多,但疼痛中最令人難受的,是被禁止用力。
隨著收縮,我的雙腳常常也不自覺地縮起用力,以至有點抽筋,所幸持續的時間不久。

此時陣痛一波快過一波,也不像之前那樣緩緩地來去,
每波陣痛來臨,疼痛指數都快速攀升,在高處盤桓著一陣,才又快速退去。

兩點半左右,護士小姐又來察看了一下,
也許因為寶寶已在子宮頸擠壓,我的子宮頸口一下子便開到了四指多,
護士小姐開始教導我如何用力,跟隨著一波波陣痛,努力將寶寶推出體外。

我必須懸空手臂,抱住大腿往自己的身體壓近,
在陣痛開始時深吸一口氣憋住,由老公讀秒,十秒間憋氣同時用力直到陣痛退去才放鬆,
若陣痛未退,那便在放鬆後吸一口氣,重覆用力的動作。

護士小姐說,用力的同時,也會將糞便解出,不必理會,只要全心用力即可。

能夠開始用力,對於陣痛越來越厲害的我無疑像是特赦令一樣,
在用力的時候,也許因著專注,我反而不覺得疼痛,僅有用力的疲憊,
全心全意,心裡只想著如何努力讓寶寶能順利產出。

用力了一陣子,護士小姐已經可由產道看到寶寶的頭部,於是準備溫水清洗陰部周圍,
她們搬來推床,我在眾人的協助下移動著身體,現在已經準備進入產房,
先生表示要進產房陪產,不過台大醫院的規定,要進產房若不是上過他們的媽媽教室,
就是要接生醫師同意。

想當然爾,接生醫師算來也是相熟的,這並不成問題。

推到產房的期間,護士叮囑我,在陣痛來臨仍要持續用力的動作,
我努力著,一個人在心中隨陣痛的來臨讀秒,用力,儘管有些力疲,
但想著寶寶就快出世了,也就管不得疲累。

來到產房,我再由推床移動到產台上,我終於知道為什麼很多媽媽力推樂得兒產床,
我目前是體力尚可應付,若是待產更久的媽媽們,這一回又一回的換床,可真受不住。

產床上我的雙腳被固定在支架上,護士依然叮囑我持續用力,
我的接生醫生已經準備就序,左右看了一下問道:「爸爸呢?不是要陪產嗎?」
護士回答:「應該已經在換隔離衣,難道是進不來?」便匆忙要轉身出去找人。
此時,老公與實習醫師由另一個門口進來,陳醫師也開始為我接生,
我依稀能感覺醫生剪開會陰以幫助寶寶產出,但在陣痛的侵襲下,對此並不感到疼痛。

「已經看到寶寶的頭了,要再用力喔!」
「很好!你做得很好!再用力一下!」
「要努力喔!現在寶寶要出來都要靠妳自己了!」

我聽著陳醫師對我說著,老公在我身邊一次次幫我讀數,
期間好像護士也幫忙推著我的肚子,但我已經無暇他顧。
似乎不是很久的時間,我感到一陣輕鬆,接著聽到宏亮的哭聲。
護士說:「三點四十分,是個男寶寶喔!」

不過,產程還沒有結束呢,護士說,陳醫師要幫妳把胎盤產出,有點痛,要忍一下。
陳醫師一下下壓著我的肚子,要將胎盤推出我的子宮。一邊也向實習醫師實地教學中。

嗯。果然是蠻痛的。至少,比陣痛和生寶寶還痛。我忍著,卻不免輕輕地叫出聲。

產出胎盤後,醫師便接著幫我清除惡露。
其間,護士們忙著清洗寶寶,我聽到她們說著:
「哇!才2508克而已,頭就變得尖尖的。是個大頭寶寶喔!」
「媽媽,你如果生下一胎,也不要太晚生,不然頭大很不好生喔!」

惡露清除完畢,醫生幫我打上麻醉縫合傷口,
因為麻醉我不覺疼痛,但可以感知針線在傷口來回,嗯,很奇妙的感受。
不過此時,我終於走過產程,可以真正放鬆了一下。

護士小姐將清洗完畢的寶寶帶到我身邊,小小的他有一雙很大很明亮的眼睛,
骨碌碌地看著,又不時停下來哭個幾聲,像是在訴說他在產程中也受盡痛苦與委屈。
護士讓他趴在我的胸前,他全然地安靜下來,看看了我與他的父親,
彷彿很舒服地,貼著我的胸口閉上眼睛,時而睜眼來看望了下這陌生的世界,
我與老公輕輕唱起密集嘛,他默默睜著眼聽著,這是我每晚都會唱給他聽的晚安曲,
想來,他一定十分熟悉。

抱著寶寶一陣子,醫生也完成縫合手術,寶寶則要到嬰兒室進行新生兒檢查,
等檢查完畢後,才會推回我的病房母嬰同室。

我呢,則再度移動我的身子上到推床,來到恢復室,
手上的點滴則換成了子宮收縮的藥劑,一下一下的,子宮收縮並不是很疼,
不過微微地像經期間的不適感。

老公被護士帶走去辦理一些相關手續,我一個人靜靜地躺在床上,
雖然有點累,可是精神尚可,除了倦意一點睡意也無。

我的孕期及生產過程就這麼結束了,
不知道是我的幸運還是我忍痛的能力比較好,
整個產程的痛苦,並沒有想像中的恐怖以及難以忍受,
不過不管如何,能夠母子均安的產下寶寶,總是不容易的一件事情。

在這聖誕夜裡,多了寶寶的陪伴,
我想,就如護士說的,這是最好的聖誕禮物,也值得我感謝一切。
這一個日子,因為孩子,往後有了不同的意義了吧!

雖然,更艱鉅的挑戰,其實才正要開始。(笑)

---

由於我生產前就會跟老公碎碎唸,生孩子很痛耶云云,
回到病房後,老公笑說:「你看,我說得沒錯吧!生孩子一點都不痛!」
我說:「痛痛痛!當然痛啦!生孩子哪有不痛的事情。」
老公:「可是看妳的樣子並沒有很痛嘛!」

嗯,這樣說也是,因為陣痛時我只是隨著疼痛加劇,加重力道握著他的手,
可也沒有捏疼他,而我既不哭也不叫,以愛哭的我來說真的很難得。
但是、但是話不是這樣說嘛!

我說:「那是因為你老婆會忍痛,不是因為生孩子不痛!不然你問姐姐痛不痛。」

當然這都是說笑的,生產過程中,老公一直很耐心的陪伴,
就怕我太痛了、或者是冷了餓了渴了,也謝謝他的陪伴,讓我有力量生下寶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