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殤逝水──隻手

 

  她的出場,為著詮釋一樁背叛的故事。

  在霹靂裡有兩個人的過往是說明武皇為達目的的無情手段,一是玉面花郎東南秋、一是無我聲。說是無情,主要是因為武皇與他們之間建構出了所謂兄弟、夫妻的情份,當然,武皇都是有所為來接近,恐怕從未對他們付出真心。兩人的不同點是武皇由東南秋那裡獲知寶劍名器的所在,卻無法明白素女劍的藏處;相同點,就是武皇都是以一副尋常面孔尋常口氣,在酒籌交光、情語溫潤時,冷冷訴說著背叛的話語,也相同地兩人遭遇一番生死險境後,都活著,追索武皇為背叛應償的代價。

  無我聲──隻手選擇的方式,是將背叛一步步還他。

  孤立卻依舊小心防備的武皇問她幫助他的原因,初次,她背對他平靜地說著:你是我所崇拜的人。這是一個太薄弱又太不可捉摸的理由,聽來敷衍,武皇翻騰在江湖幾度,當然不會相信。只是這樣的一句話,筆者細細想來,尚有解釋的空間,對於武皇輕易的反覆和無情,她自始自終所表現的,也只是肖似地仿造著,就如同崇拜者的無可企及。她恨他、想殺他的情感真真切切存在,但這是因她從未或忘地,愛他。在愛還來不及磨滅就被所愛背叛,在霎那換成了恨,當往後怨積的有多深,相對的,背後堆疊的愛就有多高。

  背叛的場景太淒惻,所以人也太難忘。

  在劇中,素女劍的一刺,武皇中毒被隻手所救,在恍惚間他回憶起自己一手導演的劇碼:送卿一曲相思斷,薄情宮裡薄情漢,斷腸曲韻斷腸人。在同一集裡,武皇仍驚疑未定的心,生生地看無我聲將相同的場景,還君一曲。其實在隻手初出場時,看戲的我們不難發覺她的別有心機,只是不曾理解是何原由讓她對付他,但兩幕過往與現實的映照,將無我聲與武皇間的恩怨糾葛頓時襯托得立體。

  另外,劇情對素女劍的安排也是有趣的緊。素女劍有段描述是這樣的:遇上愈無情的人,劍鋒就愈利、劍刃會變得冰冷無比,碰上熱氣就會含水,變成毒水。素女劍由練劍者體內而出,無我聲就如同劍鞘一般,如果今日無我聲還因愛安然待在武皇身邊,或許冰冷的劍刃從來不會有出鞘的時候,但也不會直向他而來,是他的無情,淬出無我聲冷冷的心鍛鑄冷冷的刃,令他心腹如絞的毒其實是自己所餵在劍鋒上的,劇烈的痛楚,就是對無我聲傷害劃開的深度。

  至於無我聲態度的轉折,也只是在一瞬。

  旁白在那幕裡說:女人心,海底針云云。當然不是這麼容易就可以說明無我聲的改變﹝笑﹞,在無我聲以相同的手段報復時,她口頭雖說她享受著武皇現在的痛苦,可是這幕幕她夢迴數度想償報武皇的一切都在眼前歷歷時,她的心裡真的是快樂的嗎?劣者以為,在那當刻重演的還有她的愛與傷害,我想她亦在當下明瞭武皇的死並不能帶給她真正的解脫,這時候恨仍深,可是不免會惶恐與游疑。不知該說武皇是察覺了這點還是對她對他的愛太有自信、抑或生死交關賭它一把,密室裡他的坦然就死,狀似懺悔的神情和語態,更勾起她的不確定,是以,劍偏了,恨隨劍走也不知何以歸處,反身救走武皇也就不在意料之外。

  在過去的回憶片段,還描繪出無我聲的一些性格。對於武皇,她從來愛得不敢輕心,她多少明白武皇是為素女劍與劍譜而來,或威脅或警告,提醒著武皇千萬不可背叛;為了成就自己所愛,她亦自私地宣露阿鶴對刁七爺的情有所鍾﹝我想武皇是明白阿鶴的心,只是這件事由外人口中再傳入自己耳裡一次,想必在心裡更不是滋味﹞。害怕自己的傷害,卻可以忍心傷害別人,行事作風相當以自我為中心,這一部份的詮釋,也可以理解在追殺武皇時,她或許面對阿鶴心懷愧疚,可是對追殺武皇一事仍舊不可妥協,而重回武皇身邊後,會將拆散烈陽與鬼母之事視為理所當然。她不是沒有是非善惡的觀念,只是她所認定的,在她心中不是外人可以動搖,能動搖的也只有她自己,所謂的對錯認定在於無愧於己。所以在雲渡山上,已經決定協力武皇的她,早明白將與正道背馳,對錯的標準已不由他人分辨,即使一頁書的一掌,仍至死不悔。

  感情上,劣者並不認同這樣的一個女角作風行事,但理性的評斷,戲裡對她的性格呈現卻算是相當的成功,愛恨鮮明,戲份不多可是仍具有相當的轉折起伏,予人深刻的印象。


  印月
  2001/01/13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