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36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大肚婆記事 11/07/15


雖然因為生活忙碌的關係,懷小小汪時已經不像穆穆那時可以常寫懷孕記錄,
多以噗浪簡記懷孕時的諸多變化和事件,但生產的這一天,總是難以簡而言之的吧。

和懷穆穆不同,也許是年紀多長了幾歲,懷小小汪時身體的狀況較多些。

除了以感冒揭開序幕,中後期又再次感冒,
懷孕初期害喜的比較嚴重,再加上胃脹氣,
只要喝開水都會有作嘔的感覺,只得喝些有味道的果汁來壓住上湧的酸味。
也因為脹氣消化不好,在懷孕期間我肉類吃得其實不多,
很多時候都吃素為主,食量和懷孕前沒有兩樣,
在懷孕前八個月,體重大概只有增加10公斤。

不過這一胎寶寶肚子大得多了,到了生產前老爹甚至忍不住懷疑是不是懷雙胞胎,
而且水腫得相當嚴重,喝紅豆水雖然會稍稍消退一點,
但隔一天增加的遠比消退來得多上許多,
所以到了後期晚上小腿以下常腫得痛了,直到生產前體重也增加至14公斤。

不過這小傢伙倒是住得挺舒服的,舒服得不太想出來,
有鑑於懷穆穆時太早做運動,所以三十七週半他就提早出來報到,
體重輕個兒小,吸吮的力氣不夠黃疸不好代謝,吃了不少苦頭,
這一胎除了平日走路上下班,就不特別再做些什麼運動。

由於台大設定的預產期7/15比遠華照超音波的7/25早,
且幾次在台大的超音波也是略比預產期小個一至兩週,我便一直以7/25為準,
可是七月份開始美州醫師就要到雲林分院當婦產科主任,
週一至週三的時間都不在台北,如果我生產將委由另外一位醫師接手。

寶寶到了六月底還沒出來,所以七月份的產檢由兩次是由代班醫師檢查,
在7/12產檢那天,因為預產期已近,醫師幫我排了超音波預估了寶寶的重量,
這一照,寶寶竟已達3380g。

雖然陳醫師覺得大小還可以,還對我說最近他接生的幾位都是4000g且順利自然生產,
但對於上一胎寶寶只有2508g的我來說,
3380g的寶寶我實在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免挨剖腹的那一刀,
特別是,如果頭圍過大時,那就增加了生產的困難度了。

陳醫師告訴我,如果隔週二還未有產兆,再來自然產吧。
不過,我並不打算等到那時候。

一來,後期寶寶成長速度很快,超音波的預估又有上下五百克的誤差,
假使寶寶比預想中的大上許多,那我自然產的困難度倍增,
而已經生第二胎應該也不會有第三胎的我,可不想平白挨刀。

二來,不管怎麼說美州醫師還是比較熟悉,如果可能我還是希望能由她來接生。

於是和老公討論過後,我們決定週四早上掛美州醫師的診,
聽聽她的意見,並詢問是否能進行催生。
畢竟一般而言是41週或42週才催生,未有特殊狀況,40週便催生的並不多見。

美州醫師在台北的診比過去少了一天,門診人數爆滿,要在網路加掛實不可能,
所以週四一早我們就趕到台大去現場加掛,好在順利掛上,但也等到中午過後才看到。

美州醫師看了超音波的資料以及聽了我們的顧慮,再加上我已水腫得很嚴重了,
她同意我進行催生,不過也擔心孩子太大催不動,不免最後還是要挨上一刀,
所以也先安慰我,如果真的要剖腹也不用害怕,
只不過她當週日要陪弟弟南下考試,因此建議我們當天就住院進行催生。

由於老公公司還有些事情需要處理,所以和美州醫生約定下午五點前到產房報到,
以避免相關人員下班無法順利進行催生,
於是老公開車到公司處理事情,我自行坐車回到家中,
梳洗後好好睡了一覺,為將來的催生儲備體力,
還準備了超濃的蜂蜜水帶到醫院,希望能助產並補充體力之用。

因為催生已成定局,我打回公司報備,產假就由7/14開始請起。

四點多老公回到家中,我們便拎著早早準備好的待產行李坐計程車趕在五點到兒醫九樓報到。

護理站的護士有些訝異這麼晚了才來報到催生,手頭上還是幫忙張羅一切所需程序。
老公填了一堆必要的資料,填完後,到一旁的病房照超音波,
超音波醫生問了一下,他有些好奇怎麼四十週就催生了,我把那套解釋再說一遍,
接著他問:「3380g的超音波是何時照的。」
我答:「兩天前,這個星期二。現在照起來多大呢?」
他沉默了下說:「照資料上看來是3600g,不過超音波本來就會有誤差,不用太擔心。」

我聽完之後在心中哀嚎了下,看來我的催生挑戰更顯艱鉅了,
同時也暗自慶幸我沒有等到下一週才來催生,不然4000g的寶寶不難預期。

待產病房一樣有單人、雙人和健保三人房可選。
我想待產無所謂,便選了三人健保房,與我同房的另兩床都不是待產婦,而是住院安胎的,
所以病房內還蠻安靜的,現在回想起來沒有機會經歷過有人生產叫得呼天搶地的情況有點遺憾。

約莫六點我們進到病房,老公先去買來晚餐,護士也先讓我休息一下並且用餐,
從七點開始再打催生針並做胎心音及陣痛監測。

護士特別說明,由於是催生,生產時間可能會拉長一天至兩天不等,
但我是第二胎,如果開指之後產程進行的速度就會很快,
通常到了開三指就可以準備進產房了,叮囑我如有便意的時候就告知她,
她先不做內診判斷開指情形。

同時,為了避免膀胱漲尿而阻礙產程,護士叮嚀至少四個小時須排尿一次,
如果因陣痛無法排尿,那就需要進行人工導尿。

剛開始沒什麼感覺,但越晚陣痛一波波的感覺越明顯,
但對於很會忍痛的我來說,那種疼痛大概只能算是不舒服,悶悶地痛著倒也還好。
於是我閉目稍作歇息,可也無法睡著,
倒是老公那段時間被穆穆傳染感冒未癒,我讓他好好睡了一覺,有事情再叫他。

十一點多時護士來了一下,詢問我目前疼痛的狀況,我回她還好,
她接著便問我是要認真生還是休息一下,
如果認真生就是再加重催生針的點滴劑量,如果要休息就維持目前狀況,
由於催生可能持續很長的時間,她建議我可以先休息這一夜,明早再好好努力。

我本想努力生早點解決,不過既然護士小姐都這麼說了,我也從善如流。

不過,顯然天不從人願(?!),十二點左右疼痛似乎開始加劇,
之後不久,我隱約聽到「啵」一聲,我正推敲著這聲音是哪來的時,
再度出現一聲「啵」,與之伴隨而來的是溫熱的液體流出的感覺。

那時我恍然大悟,叫醒身旁熟睡的老公,說:「幫我叫護士,我好像破水了。」

護士趕來做了檢查,的確是破水了,隨之進行內診,
目前只開半指,還有許多努力空間。
她再次叮囑如有便意一定要通知她,她會再來進行檢查。

至於催生針的劑量,暫維持原狀。
但因為已經破水,身體可能會自發分泌激素催生,如果陣痛過劇再把催生針停掉。

這個時間約莫是半夜一點鐘。

沒有了羊膜這顆像水球一樣的東西承受子宮的收縮,
每一波陣痛越來越深、越來越痛,我不停地向師長及三寶祈求,
祈願在他們的加持下讓生產一切順利,讓我及寶寶的疼痛都能夠降到最低。

過沒半小時,護士小姐由陣痛監視中,發覺疼痛持續加劇,
避免過劇的疼痛我無法承受,所以關掉催生針劑。

虔心的祈求支撐我的意志也分散我對疼痛的注意,
痛當然是痛得很,但因為對師長的信心、以及對自然產的堅持(XD),
咬著牙忍受一波一波的陣痛,靜默地,回想起來自己都覺得不可思議。

當然還有一部份是性格使然,信仰的祈求是我疼痛的出口,
大呼小叫把老公搞得不得安寧,對我的疼痛紓解無所幫助,
況且我也心疼著,他感冒身體不適,而生產完寶寶的到來還有三天的辛苦要過。

兩點多時因為已經超過四個鐘頭未解尿,我請護士小姐進行導尿。
到了三點多時,我感覺到一陣便意可是卻無排便的跡象,
我再次叫醒老公請來護士,內診的結果已經開了三指,隨時準備要進產房。

護士小姐再下一道指令,如果有強烈便意的時候,應該就可以進產房了。

再過了半個小時,一陣要命的疼痛伴隨強烈的便意,我們再度喚來護士,
已經開了五指,護理站忙著通知美州醫師前來接生,並著手進入產房的程序。

在美州醫師的同意下老公此次依然可以進產房陪產,
不過在進產房前一再的換床真是對體力耗費甚巨的產婦很大的折磨,
我從病床移動到推床,再從推床移動到產台,雖然有老公及護士們的協助,還是吃力萬分。

進產房約莫近四點,比起生穆穆時大概用力了十分鐘就解脫的狀況,
超過3000g的小小汪就讓我費盡力氣了。

兒醫大樓的產台和先前舊大樓的不同,使力的方式自然不一樣,
好在這次的產台我只需要抓著握把,不用再吃力地抓抱大腿,稍稍省力一些,
但在一次次陣痛時用力、陣痛平復時休息的過程中,我的精力一點一滴消耗去,
我想,生產時除了氣力,最需要的就是那份堅持不放棄的意志吧。

上一回生穆穆是在下午,那時美州醫師人已經在醫院待命,
這回是凌晨,我進產房時美州醫師尚未趕到。

也好在小小汪是個大寶寶,在他娩出前,美州醫師剛好趕上,
當寶寶終於娩出時,我大概也已經氣虛力盡。

比起生產的疼痛,產後胎盤的排出其實更痛,
因為子宮收縮已經比較弱了,要排出胎盤往往還要護士們在一旁壓肚子施力,
痛得忍不住輕輕叫出聲來。

寶寶清洗乾淨後,稱了個體重,3400g。
出生時刻是4:45分,身高50cm。

在美州醫師幫我縫合傷口的同時,
護士將寶寶抱到我的身邊,小小地,看不出來居然有3400g這麼大,
不過圓嘟嘟的臉蛋,和哥哥出生時略微清瘦的臉不太相同,
最大的差異還有那一出生就具備的雙眼皮。

睜開眼,小小汪好奇地看著這個他初次見面的世界,眼睛大大地更甚於哥哥。

縫合完畢後,美州醫師笑著說生產一切順利,她甚至覺得我有潛力可以生更大的寶寶。
如不是因為寶寶太大,生產的速度可以更快。

不過還是免了,有能力承受是一回事,但若非逼不得已我可不想再承受一次。XD

懷裡抱著這個小小的娃兒,感覺既陌生又熟悉,
陌生的上回經歷已經是三年半前,而三年半卻又未足遙遠而熟悉仍在。

小小汪靜靜地望著我們,而後倚在我的懷裡輕輕地闔上眼,安穩而滿足。

親愛的寶貝,以後,就請多多指教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