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1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並蒂蓮楔子/印月


  楔子——汪芙蓉

  

  斜透雲窗的陽光照暖繡床,端坐其上的我,卻攏了滿屋子寒涼在身旁。

  這是個理應歡天喜地的日子,雙頰該暈染紅霞,好襯錦綢織就的嫁裳。

  凝望粧臺上的銅鏡,心如古井水的自己太蒼白。

  儘管,綴唇的胭脂紅瀲瀲地似血花墮豔。

  一牆之隔畢竟咫尺,耳邊方聞喜樂鼓鬧喧天,鴛鴦便大開閨門要迎我出堂,「小姐,吉時到了。」

  她抖開蓋頭,覆住振翼的鳳凰,再不能翔。

  我的人生,將是另一番天涯。

  緩慢的步姿款款連回首都不及,我和飛揚的年少歲月背道分離,而堂上等著與我重逢的,是相伴十餘載的人兒。

  蓮哥哥。

  我的唇齒輕開闔,飄忽的語音被吵嚷吞沒。紅紗模糊了視界,教人看不清輪廓,仍舊掩不去在記憶深鐫的爾雅俊逸,此刻和記憶相違的僅有他眉間的一道愁鎖,暗影幽幽。

  與我眉間的,相扣。

  朱緞為引,我追逐蓮哥哥的腳步和背影,如此依依,人們的淚水、微笑、以及行禮如儀的舉措都顯得那麼不真實,像是沉緬夢中,夢中我會捻朵最美的笑許他,成為他的妻。

  他的妻……

  一切終究非夢,所以胸口無法不感到刺痛。

  當周遭重返靜默,燈遍懸而夜已闌珊,長廊上只餘我和他的淺淺呼吸及細細踅音。累得虛浮的腳步踩著他疲憊的影前行,我的眼穿越他看見拓著燭花燦亮的房門。

  花雕精鏤的背後是芝蘭之室,不是水澤,但眼前以蓮為名的男子卻為我推開了那扇我無力推卻的門扉。

  為我,第一次感到這個堂皇的理由可以是怎生地悲哀悽愴。

  低頭錯過他的身側,閤上門,我的背抵著木門冰涼的質地,連他的影都不敢多回顧。

  「祝你們百年好合……」門的那頭語音沉沉地頓了一會兒,「大嫂。」

  寒意終於蝕骨,我的身與我的淚,緩緩滑落在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