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3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並蒂蓮(一)初見/晴迷

   

  初見——池君蓮

  

  那是我記憶裡第一個夏天。

  天氣特別溼熱,悶得威脅到大哥於春天稍稍養好的身子。爹特地將他的寢室移到涼爽通風的蘭苑。蘭苑是園裡最別緻的兩層樓建築,又恰巧有一棵開滿紅花的樹為他的臥房遮下不少陽光。

  我總愛溜到他房裡和他說話,儘管母親再再叮嚀我別太常去擾他。

  「那紅花樹上的蟬聲太吵啦。」我說,拿起長長竹竿。「我來把牠黏下來,讓牠不能吵大哥。」

  「那是鳳凰花。」大哥聽了,挽下窗前一枝豔紅花朵,笑著對我說:「你來黏蟬兒,我用這紅花壓隻蝴蝶,幫君梅製把小扇,讓你拿去送她好不?」

  我自是高興的點頭答應,心中竊喜貪玩的目的沒有被識破。大哥從不疑於人吧?他對於我說的向來沒有第二句話。

  後來長大點才無意間知道,大哥喜歡聽蟬聲,那種盡情吐露生命的活力。

  事實上在我的心中他的活力從不亞於任何人。他一直是才華橫溢的,當他精神好些時,有時會畫畫,有時會撫箏,更多時候我會央求他讀三國故事給識字尚不多的我聽。當我津津有味地聽著時,也會從他的眼裡,瞧見比書中英雄更燦亮的神采。

  我對七歲前的日子記憶並不多,或許是尚年幼,或許是和樂的每一天都沒有什麼不同。大抵就是同爹娘、大哥和妹妹一起過的日子了。直到那一天,我聽見從牆外傳來的、清脆的小女孩的嬉笑聲。

  當時我正在蘭苑和大哥一起寫字,我已寫壞不少宣紙,看著大哥面前端正秀逸的毛筆字,我心中不知暗嘆了多少次。

  於是在當下,我已經少了練字的耐性,乍聽笑語,我擱下筆跑到窗邊向外頭望。

  那是鄰家的宅院,微風吹得他們的柳枝款擺,我隱約從這一頭,瞧見柳樹後方有一飛揚的物事。

  「是鞦韆欸!」我驚呼。「隔壁家什麼時候多了一架鞦韆了?」

  「聽娘說,是新搬來的人家。」大哥溫和的聲音帶著笑意回答我,同時在紙上落下一朵梅花。「大概是為他們的女兒新置的吧。」

  「哇,那一定要羨煞君梅了。」我笑。妹妹不只一次央求母親也在院裡安個鞦韆架,可娘總是擔心她玩得瘋起來時的安全,不肯答應。

  就當我望著鄰家柳樹後隱約翻飛的裙擺想著時,一陣歌聲傳來——

    江南可採蓮,蓮葉何田田。
    魚戲蓮葉間。
    魚戲蓮葉東,魚戲蓮葉西,魚戲蓮葉南,魚戲蓮葉北。

  乍聽時我楞了一下,應該是方才那笑著的女孩的歌聲吧?她的歌和她的笑一般,清朗圓潤,讓我想起君梅窗前掛的鈴鐺。

  我回過頭,看見大哥也和我一樣,暫且擱下了筆,往鄰家方向看著。

  楊柳樹後的模糊印象沒有持續太久,幾天後,娘告訴我,鄰家汪伯母邀請我們家三個孩子過去玩耍。

  我興沖沖地跑到蘭苑要告訴大哥,卻在未進房門便聽見他一陣嗆咳。

  後來大哥沒有辦法與我們同去,臨出發前,我對他說等我回來一定說給他,他笑著點頭。

  有時我會疑惑,為什麼大哥無論何時總能笑著;我也曾經染上風寒,喉嚨痛得說不出話來,全身發冷,那時我只想哭。

  牆的另一邊又是一道風景。

  母親帶著我和君梅同鄰家汪伯母寒暄後便有事先回去,汪伯母牽著我們的,說要帶我們去認識他們家的小女孩兒。

  我在蓮池畔見到她。

  她和君梅一樣梳著小辮兒,繫著紅頭繩。我見到她時,她正和僕人在蓮花池的小舟上。

  「芙蓉!」汪伯母喚她,我順著聲音望過去,小舫上注視蓮蓬的小臉抬起來,那是一張粉噗噗的臉蛋,像荷塘上一朵未凋的紅蓮。

  「聽你母親說,你和芙蓉同年,不過比芙蓉大上一個月,」汪伯母笑著對我說道,隨即轉向那小女孩:「芙蓉,這是君蓮,妳就叫聲蓮哥哥吧。」

  她烏溜溜的眼珠轉向我,蝶翅般的睫好奇地眨了幾下。

  在她的注視下,我不好意思地笑笑,既是同年,怎麼當哥哥呢?

  「蓮哥哥。」她卻極聽話,用軟甜的嗓音喚我,漾起酒窩淺淺。

  這就是那個、唱著《江南可採蓮》的女孩嗎?

  「這位是君梅,她比妳小呢,等一下你們一起去盪鞦韆吧。」汪伯母溫柔說道:「他們還有一個大哥,可是病了,等他病好,妳就能見到他。」

  那一天午后我們玩了許久,一點也沒有初識的陌生。君梅興奮地盪了好高的鞦韆,芙蓉則和我乘著小舫,搖到池中央從蓮蓬裡挑出蓮子。我以前吃過不少,自己這樣玩倒是頭一回。

  「這就是蓮子啊?」第一次見總覺新奇,我拿著綠色的蓮子興奮地咬了一。隨即就吐了出來。「哇,怎麼這麼苦?騙人,這才不是蓮子啦。」

  「呵!我爹說,那是蓮心苦的關係。」芙蓉噗嗤笑了。「我第一次摘的時候,也和你一樣吃過呢。對了蓮哥哥,你等我一下!」

  她跑回來時喘噓噓的,懷裡兜著一包東西。「蓮哥哥,你吃吃看,是我娘親手用花蜜漬的喲。」

  是我平常見到的白色蓮子,我拿了一顆,但這回反而不敢一口直咬下去,輕輕咬了半口,花蜜隨著鬆軟的蓮子口感,一下子在嘴裡化開來。

  芙蓉眨著眼睛看我把蓮子吃下肚去,迫不及待問道:「很甜吧?」

  我用力的點點頭。很甜,像她的笑容一樣。

  見我頭一點,她馬上笑開來,懷中紙袋就往我面前送。「你若喜歡吃,全都送給你。」

  「啊?不行啦……」我遲疑了一下。

  「你就拿去嘛,不然,可以和你大哥一起吃啊。」

  這是一個我無法抗拒的理由,當晚,蓮子就出現在蘭苑。我手舞足蹈地講著今日在汪府發生的趣事。鞦韆、蓮子、小舫、紙鳶,還有,芙蓉。

  大哥一如往常專注地聽著。除了一兩回我不經意看到他失神不知想些什麼。

  「總之,大哥你一定要快點好起來,等你見了她,一定會喜歡她的。」我拍胸脯保證。我想,芙蓉的笑容可以溫暖任何人的心。

  大哥,一定會喜歡她的。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