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並蒂蓮(三)戲遊/晴迷

 

  戲遊——池君蓮

  

  八歲那一年,芙蓉、君梅和我開始一起讀書。

  先前讀書識字,都是爹娘有空時教我;大哥身體好些時,也喜歡找我一起、吟朗那些詩詞歌賦。

  縱使不懂其中含義,我卻愛聽極了大哥吟誦時的抑揚音調。

  然而不知從何時起,他吟詩作畫的時間減少了些,書房裡多了三史五經。

  我不懂他為什麼要看這些無趣的書,有一回我趁他午寐時翻了翻,結果後來我也爬上了大哥的床呼呼大睡去了。

  「蘭哥哥,什麼是經義策論?你現在比較喜歡這些文章嗎?」有一回芙蓉問他,我在旁拉長了耳朵仔細注意著。

  「經義策論是科舉考試要考的東西。」大哥含笑回答:「如果芙蓉不喜歡,妳可以不用管它。蘭哥哥陪妳下棋彈琴好嗎?」

  「那我可不可以也不用管它?」我大聲問道。

  「你嗎?」大哥聽了我的問題,揚眉一笑。「你現在可以不用管,先把寫字學好吧。」

  我聽了鬆口氣,高興地繼續拿起筆。大哥要我把字練好,我就一定要寫漂亮。

  後來爹的生意越來越忙,娘也不得空。便計畫要請位先生來教我和君梅讀書。芙蓉知曉此事,也回去央求她爹爹。兩家商量結果,便這麼定下來了。

  一起讀書是快樂的。

  除了多了琅琅的讀書聲外,宅院裡的歡顏笑語也不曾減少。我愛趁先生不注意時,學他唸詩經搖頭晃腦的模樣兒,每每引起芙蓉和君梅的竊笑,又慌忙在先生回頭看我們時,故作一本正經。

  無憂的歲月總是過得愜意而輕鬆,轉眼,又是半年。

  那是九歲那一年的清明,上午細雨紛飛。爹娘和我們三個孩子乘著馬車到郊外掃墓,回到家已是中午。

  清明是大節日,先生休了一天假,連帶芙蓉君梅和我也偷得半日閒。

  大哥上午舟車勞頓,娘便在出門前令他回蘭苑休息。下午芙蓉來找我們玩,她到的時候,雨已經停了,空氣裡瀰漫著青草泥土味兒,讓我們的心也野了起來。

  「蓉姐姐,妳看我的柳條!」君梅興奮地把頭上的柳圈給她看,由於清明插柳之俗,她今天出門時見到許多姑娘家鬢上都插著,便央求娘也給她編個柳圈。

  「真漂亮!」芙蓉讚美。

  我一聽,馬上跑到迴廊橋上,摘了一枝柳條。「芙蓉,我也幫妳弄一個!」

  我說著,一邊為芙蓉簪在髮上,一邊唸著不知從哪兒聽來的句子。「清明不插柳,紅顏成皓首。」

  「謝謝蓮哥哥。」她衝著我一笑,有些好玩地撥弄著我為她簪上去的柳枝。「這是什麼意思?我是紅顏嗎?」

  「妳當然是啦!」其實句子的含義我也似懂非懂。「我每年都幫妳編一個柳環,讓妳每年都是紅顏!」

  「你說的喔!」芙蓉一臉認真,對我保證的看重讓我忽然高興起來。

  「大家都出門踏青去了呢。」君梅接著說:「我們早上回來的時候看見好多好多人放紙鳶,有天神、蜻蜓、雲雀,我還看到青蛙和蜈蚣喔!」

  「真的啊?」芙蓉張大眼,一臉羨慕:「真好,可是我不能出去……」她的故鄉本不在此地,清明自是沒有辦法千里回鄉掃墓,也不需出門了。

  「妳想出去嗎?不然我們一起出去玩!」她失望的神情讓我忍不住提議。

  「好啊好啊,二哥你帶我和蓉姐姐一起上街玩!」君梅蹦蹦跳跳、在旁附議。

  芙蓉卻猶豫。「這……不好吧?被知道一定會被罵的。」

  「不用怕啦,我爹娘下午拜訪方伯伯去了,我們只要在他們回來之前回家就行啦!」為了一圓芙蓉心願,我頓生英雄氣概。「要是被罵,都由我承擔!」

  憑著一股衝動愛玩的豪氣,我們並沒有太多的掙扎,不一會就翻過了牆,來到熙來攘往的大街上。

  糖葫蘆、古物、玉器、書畫、童玩……讓我們看得眼花撩亂又目不轉睛。

  「哇……二哥你看!有雞耶!」君梅見到一旁有一小群人圍觀,興高采烈的對我說,隨即便一溜煙跑過去。

  「那是鬥雞啦!」六歲的君梅個頭小小,擠在人群裡的身影讓我瞧得也不由自主叮嚀:「妳小心一點啊,等一下跌倒我可不理妳。」

  我的目光追隨君梅,人來人往的街道,我不自覺地牽緊了芙蓉的手。「妳也要注意,可別走散了。」

  「我知道的。」芙蓉甜笑,一雙眸子轉呀轉,彷彿怕來不及看完。「哇,好漂亮的扇子喔,我們買回去送給蘭哥哥好嗎?」她搖搖我握住她的手。

  那是一把折扇,上頭用水墨畫了一株蘭花。「好啊!我們買回去送給大哥。」

  「嗯!」芙蓉得到支持,高興地點點頭,「我來看看我有多少錢。」她掏出了頸上掛著的荷包,打算付錢。

  我放開牽她的手,仍注意著君梅,突然間,一個少年對著我們跑過來——

  「哎呀!」我被撞得跌到地上,忽來的疼痛和驚嚇讓我愣了一下,一回神,慌忙轉過頭。只聽見芙蓉的聲音高高地喊了起來:

  「小偷小偷!把我的玉佩還給我啦——」

  我望過去,方才那撞倒我們的少年,竟拔腿就跑。我心一驚,沒有思考的便追上去。「不要跑!」我喊著,用盡全身的力氣,也要為芙蓉拿回玉佩。

  以我的個頭,自是追不上那少年,但幸好市集人多,伶俐地鑽了幾個身,居然讓我拉住了他的衣擺,我奮力扯住他——

  「把芙蓉的玉佩還給我!」我嚷著,但心中得意,終於沒讓芙蓉失望。卻在那人轉過身時,聽見芙蓉一陣驚呼——

  「蓮哥哥小心!」

  我只見一黑影襲來,然後便暈了過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