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48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並蒂蓮(六)遊燈/印月

 

  遊燈——汪芙蓉

  

  不曉得是因為曲子太纏綿,還是詩句太幽怨,這首《涉江采芙蓉》,我彈過一遍後便無法將之忘懷。與蓮哥哥瞬間的對視也是,有時閉上眼,他當日的眸光就在腦海浮現。縱然,我至今仍不能分辨那樣的情懷到底該如何歸屬。

  涉江采芙蓉……采之欲遺誰……

  「蓉姐姐!」

  一聲呼喚,我停下手底無意撥撩起的調子,推琴起身,便見白衣素裙的君梅提盞小燈來到房前,「蓉姐姐,我們一起去賞燈吧!」

  見外頭的天色尚亮,月蟾未升,離上元節的燈闌珊影闌珊還有段時間,我取笑著君梅,「時候還早,此刻街上人燈俱少,有何可賞的呢?」

  「哎呀!我們出去自然就有燈有人有得玩了嘛!」

  拗不過她的迫不及待,我在聲聲催促間換上一襲白綾衫,連胭脂都不及點上,人便被帶到大門口。門口,蓮哥哥已等在那裡許久。

  「蓮哥哥,你要陪我們賞燈嗎?」我眨著眼,沒意料到他會與我倆同行。

  他笑著回道:「君梅這丫頭貪玩,當然得跟出來幫妳好生看顧她。」

  「噯!話怎能這樣說?」君梅一手提燈一手拉著我下階與他並立,嘟嘴抱怨,「我是想你很久不見蓉姐姐了,好心好意幫你找機會把她給請出來呢!」

  因為要見我……

  聞言,我的雙頰滾燙,別開臉,不敢看向蓮哥哥的眼,及他的回應。

  他發出一聲嘆息,以寵溺與無奈的語氣說:「妳呀!為了玩什麼理由都搬得出來。」

  君梅雙眼滴溜滴溜地轉,一如詭計被揭穿的淘氣孩子般暗暗吐舌。看著她的表情,我的心鬆了口氣,卻又浮上一抹悵然,擾得我思緒紛紜,滿映的燈影人影過眼而逝,都無法在心間駐足。

  「小心!」一雙大手扶住我險些被絆倒的身子,本來挽著我的君梅早不知晃到哪個攤位圖新鮮了,「妳今晚心不在焉地,有事煩心嗎?」

  「沒什麼。」我意識到自己因蓮哥哥的太過貼近心音隆隆響起,便輕推開彼此的距離緩步前行,瀏覽街坊的熱鬧繁華,想藉此平靜心律。而蓮哥哥沒再說什麼,僅是默默與我並肩同行。

  一路走來,他溫暖的氣息與高大的身影籠罩我,護住一方安穩的境地。我看著他俊毅的側臉,分明是熟悉的又添上幾許陌生,恍然驚覺,自荷池初見以來,近八載的歲月流轉出的改變是我從未擬想及深思的。

  「我的臉上有什麼,讓妳看得這般入神?」

  面對他的疑問,我收回怔然的目光,繼續走著,「只是想,我們好久沒一起如此閒逛了。」

  「是呀,」記起往事,蓮哥哥的眸光轉而悠遠,「還記得那次清明……」

  憶及當時情景,我望向他的額角,傷痕此刻已淡得無以尋跡,但曾有的驚心動魄卻不因光陰而消磨寸許,撫著心口,彷彿還能觸碰到那種倏忽凝窒的痛楚,「那次呀,真是嚇壞我和君梅了。」

  「能追回妳的玉佩,一切都值得。只可惜,」他笑了笑,有幾許失落,「本來還想買些什麼送妳,卻錯過機會了。」

  「我不缺什麼的,只要你平安就好。」

  「妳說妳不缺什麼呀……」他審視我一身白綾衫與空蕩蕩的雙手,像是發現什麼,左右探看一番後,便輕輕拉我來到一個攤位前,上頭擺飾著琳瑯滿目的燈籠,拿起紅蓮紗燈遞給我,「元宵佳節,這盞蓮燈贈妳最相宜。」

  傍晚急匆匆地出門,原先備好的燈籠被遺落在家中,沒能攜來。我接過燈仔細端詳,紅紗瓣層層交疊,安座其中的燄光如花心,將蓮映得份外剔透。

  燈不過是尋常式樣,可此刻捧在手裡,捧在我與他之間,我卻為它的燈影所迷惑,更不知,這深夜下燭火映透的,是燈的是我的還是他的心。

  「喜歡嗎?」

  「喜歡。謝謝蓮哥哥。」

  聽見我的回答,他嘴角微揚,似是無限滿足,「喜歡就好。」

  「咦?君梅人呢?」我想將紅蓮燈拿給君梅瞧瞧,但周遭都不見她的人影,「方才明明還在那裡看捏麵人的……」

  「這個鬼靈精怪,連兩個人都看不住她。」蓮哥哥四下張望了會兒,同樣沒有收穫,「大概又轉到他處玩了,也許向前逛逛就遇得著。」

  沿路前行,夜越深,人潮越見蜂擁,我與他幾次差點就被人牆分隔。未免失散,蓮哥哥便牽起我的袖擺。

  春衫薄,手溫卻暖。即便我們之間已與童年大不相同,多了禮教規範的必然隔閡,我仍能感受到蓮哥哥那股願天涯相隨的摯情未有稍改。

  想起當年他堅定的神情、想起我自許的盼望,如今的幸福無憂,讓我更奢侈地想要擁有到更遙遠的以後,甚至是永久。

  但,有什麼承諾能令人事不改、世情不換呢?

  「妳看!有煙火呢!」蓮哥哥扯扯我的衣袖,一手指向曲池上方的天空。

  黑幕中綻放出繽紛的火燄之花,方開方謝,凋落的碎花如星雨,墜落凡間後再無蹤跡,「好美呀,可是太短暫了……」

  「越是美麗的事物,就越不容易將之留住吧!」

  「蓮哥哥,你有什麼想永遠留住的東西嗎?」不知為何,我突然很想知道他心目中的永恆該是什麼。

  聞言,蓮哥哥只是靜默地凝視我,似在思索什麼、又像找尋什麼,眼中的熱切,讓我再不敢面對他的神情,匆匆轉開視線,望向天際生滅相繼的煙花。

  「芙蓉,今天君梅說的理由,是真的……」他輕聲開口,而煙火正盛,我耳中不停迴響著炮聲隆隆,不敢確定自己聽到的這句話,是否真切。

  「蓮哥哥……」

  「蓉姐姐!」當我回頭想再追問的時候,方才不見人影的君梅由蓮哥哥後方跑了過來,雙頰泛紅,手裡的小燈已不知去向,僅有一柄緊握著的紙扇。

  「君梅,妳可出現了!」看她完好無缺歸來,我鬆了一口氣。

  「就、就人太多了,逛著逛著就看不到你們了嘛!」君梅表情很是無辜。

  「妳這妮子就顧著玩,下回出來,記得提醒我帶條繩子將妳綁好,省得妳又走散了。」見她如此說道,蓮哥哥忍不住出口逗弄她。

  「二哥,人家長大了,會照顧自己的!」

  「喔,大了呀?那我回去請娘幫妳開始物色婆家好了。」

  「哥呀!」君梅跺著腳,原本微紅的臉色更是紅得像被火燒似的。

  聽著這對兄妹鬥嘴不停,我不禁笑開來。就這樣,一路吵吵鬧鬧直至返家,我的疑問再沒有機會出口。

  若此時此刻的快樂能無限延展,答案是什麼,也許不那麼重要了。

  更也許,我們還有很多探究的機會……

  然而,我留住這份美麗的時間,卻太短暫,一如煙花。

  立春時分,健朗的父親忽然中風,我生命中的無憂快樂,亦隨之傾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