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生活隨筆
  • 175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紅色戀人/電影《紅色戀人》

  

  太陽出來了,一隻鷹從地面飛向天空,
  忽然在空中停住,彷彿凝固在藍天上,
  誰也說不清,他為什麼飛、他需要什麼……

  鏗鏘,他用生命中鏗鏘的理想鼓動滿室的人群,
  映亮他滄桑臉孔的,是眼眸折射的光輝。

  語聲喧鬧掩去方才的壯闊申論,她急切地想印證些什麼,
  他不經意的回首一瞥,她看清了,那雙眼底的熾烈,未曾稍歇。

  在人海中的她找到,比現正擁有的明媚青春更值得追尋的信仰。

  信仰的炫耀,總是源自背後苦楚的燃燒,
  那種橫跨天堂與地獄的堅毅,令她無法不動容。

  天堂與地獄啊……

  重歸平靜的他闔眼,是斂翼的鷹,
  撫上他汗溼的額,她想探探他履踐理想的周折與起落。

  想,陪他橫跨可比歷史的長距,看看凝固在藍天上可望的景色。

  她的想望在那一刻深透了心,沒有盡頭,也不須回頭。

  解下長辮,燙起髮,扮他的妻。

  安霞……

  那是他十數歲月的信仰,
  他的妻用愛情在他心田播下革命的種子,再用她的血,
  為他綻出一朵,絕豔的革命之花。

  他在風雨間呵養,用生命的全部護持,
  寧願在苦熬的痛楚下如夢幻憶,也不願、不願……

  在無垠的平靜中永恆遺忘。

  你知道「視死如歸」的意思嗎?

  他從沒忘記那日回家時,安霞在藍空中墜落的姿態,
  她墜落的時間此般悠長,一如他將之誌於腦海的歲月。

  回家,有他的妻,他無須懼怕。

  夢幻裡,張開臂他擁住妻子溫暖的身體,和過往的幸福及殘忍,
  如果可以,他想一直在夢裡。

  其實,那個夢,一直活生生在那裡,不離不棄。

  秋秋……

  記憶留不住溫度,呵暖他飄零殘軀的是另一段愛情。

  五年了。

  再悠長,也有觸地的時候,他卻還不能停,
  至少,必須為這段愛情再飛一次藍天。

  在搖搖欲墜的屋裡點了火,如同當初追尋信仰般熱烈,
  深深地,將革命的花烙在心,收藏。

  革命的種子已經在他腳底的土地生長,終有花開招展的一日,
  而他的愛情,只有他,才能將它擷取。

  用他的血,來灌養。

  雨中,細細看了他愛在革命中的女子,
  雨中,靜靜聽了屬於他們愛情的脈動。

  有些東西,是不需要用生命的存在來印證不滅,即能永恆。

  太陽出來了、太陽出來了……

  緩緩坐定,他笑了,如歸。
  槍聲動,依著傾倒的弧度,他的眼看到了天。

  秋秋,妳看到凝固在藍天上可望的景色了嗎……

  上海街頭歡鬧的紅彩飛舞,
  他們的愛情,在成長。
  
  
  印月
  2003/05/21
  
  
  ※※※※                  ※※※※                  ※※※※
  
  
  浪漫,羅伯特這樣形容靳。

  他的確是浪漫,因愛情開始追尋革命、又在革命中找到愛情,而愛情與革命,都是浪漫不過的情懷。革命和愛情,於他,生生不離。

  是以為革命涉險的眼神剛毅,為愛情就死的神情堅定。這是靳生命的全部,用生命來換,何須言悔?

  一看見哥哥,又再度為他所拜倒。
  嗚,他一定能將國父孫先生演得很好……
  
  
  ※※※※                  ※※※※                  ※※※※
  
  
  在戲裡,皓明與靳是個明顯的對照。

  皓明選擇背棄他原有的革命理想,然而,令他背棄革命的原因,卻是愛。當女兒沉睡的容顏被槍指著,他心裡清楚什麼是對他最重要的。可是諷刺的是,他為了保全所愛的舉動,讓所愛永遠的離去。

  妻子自殺、女兒不知所蹤。

  我的故事有趣嗎?
  他問,離去的背影在夜色下,不得不黯淡與絕望。

  過去因為心軟而失去,現在他學會冷硬與利用,然後再緊緊抓住。一場富麗堂皇的宴會中他心裡有太多盤算和計較,但豈料得到,女兒決絕的表情,以一顆子彈來祭他。

  我們的關係,是革命者與背叛者。

  也許他早該懂得,當他背棄革命的時候,愛也背棄他而去。
  
  
  ※※※※                  ※※※※                  ※※※※
  
  
  留在靳腦中那片彈藥殘片所代表的意義,值得玩味。

  於我而言,它熔入了靳的愛情與革命,因為革命它深留在他的腦中,為他帶來關於愛情的憶想。

  羅伯特說,它在一個危險的位置。

  是的,在那個時代的洪流中,靳的革命與愛情,根生在危險之中。這兩者是他生命的支柱,缺了,必然傾倒,縱使生命無虞,他也不願意為了茍活將革命與愛情驅逐。與其如此,不如視死如歸。

  死,有安霞在那個境地,候著他。

  他說安霞死後他才開始真正的革命,但,革命,其實便是安霞存在他人生中的另一個化身。連支撐他度過痛苦的,都是安霞死前的姿態。

  他愛安霞太深、太深了……

  直到瞭悟了秋秋的愛情,他才真正醒了,從安霞死亡的惡夢中醒來,並懂得將她真正安葬。大火裡,那本俄國文學那一段文字,漸漸燒化。同時,因為那個殘片所帶來的苦楚,讓他與秋秋之間有了愛情的開端,繼而在陪伴中、患難中將愛長成。

  這,也是他們兩人愛情的印記。
  
  
  ※※※※                  ※※※※                  ※※※※
  
  
  「我可以摸摸他們嗎?」
  在靳與秋秋的骨灰之前,明珠回頭這樣問著羅伯特。

  羅伯特緩緩點了頭。
  明珠掀了骨灰罈的一角,將一雙小手慢慢放入,觸碰。

  我的眼淚撲簌簌直掉,不知道是因為這對戀人在相隔許久後真正在一起了,還是,明珠之於父母的愛情,只能用這種形式來瞭解。

  「我拿了一樣東西。」
  攤開手,明珠的掌心是那片深藏靳腦海的彈藥殘片。

  羅伯特說,妳好好收藏吧。

  有一些什麼,從來不因為生命的消逝抹滅去存在的痕跡。
  
  
  ※※※※                  ※※※※                  ※※※※
  
  
  羅伯特的愛,很真,但註定得不到秋秋的眷顧。

  秋秋的愛是由革命豢養長成的,這是羅伯特所無法給予的部份。As a doctor,這是他唯一能扮演的角色。他救不了兩人任何之一的生命,因為生命,是他們為愛情付出的代價,為了成全,翱翔的,雙飛願。

  可是也因為他對愛的透徹,也把他們愛看得格外明白。也因為愛夠深夠真,才能養護他們留在世上的愛。
  
  
  ※※※※                  ※※※※                  ※※※※
  
  
  最終才說秋秋,實在是她的愛太難以言說。

  應該說是不必言說,就在她的眉眼她的舉動間,她每一回在靳發病顫抖的深深擁抱之中。愛再深,在靳的懵懂時分,她除了抱住他,竟無能說什麼。她央求羅伯特治好靳,她要告訴他真相。在他的夢裡,她扮了她的妻,她從無悔。

  她的愛,無須言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